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大连建筑装饰网 > 设计师

关欣
关欣

我们的模式不可复制
——关欣、申桐


  人生在世,看怎么组合。有的组合虽然安稳平实,却能让两个生命都摆脱无聊,生发出霜笼月罩的山水气韵,敢于合力把世界上任何一片土地都置于脚下。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支撑他们的,除了目标,就是友情。
  “好的设计就如好酒、好朋友,这种美好的感觉在心里边会停留很久,我们能够在这个时代成为设计师,觉得幸运且幸福。”

  申桐脸颊绯红,一派天真,烟不离手,说起话来,干净利落,明白清楚,跟他的设计一样,用不着人费心去猜。

  关欣谈吐不紧不慢,话音儒顿,斟酌字眼时,大眼睛翻翻:“我想——”;兴奋时,他拍拍大腿:“对~~呀!”那个“对”字在空中转了好几圈,恍若要断了,忽然拖着长声又扬高了。

  十二年前,关欣的主业是大学艺术系主任,申桐的“顶头上司”,课外一起头顶“铁岭最炙手可热”设计师的光环,却像乔布斯与斯卡里面临同样一个问题:是想一辈子当老师,还是一起去改变。

  出铁岭,入大连,曲折难言有多少?

  申桐重新打开一包中华烟,“从铁岭开始,我们就没有为客户源发愁过。”关欣用手在空中比划出层层递进的状态,“那时候是很稳定的在一步步上升。”

  戏剧上有两种演剧体系刚好可以诠释这两个人,申桐像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主张体验,设计时将设计师与客户合一,将自己带入其中,富于挑战,创造力强劲;关欣像布莱希特体系,主张表现,设计时意念高远,站在局外考虑细节,细腻而缜密。两种截然不同的体系,却丝丝入扣的弥合,“桐心”见同心。

  岁月之初

  十几年前的铁岭绘画圈子常有聚会,关欣记得那时小他两岁的申桐衣着鲜亮、长发大卷,俊气逼人,身边的朋友介绍道,“他是申桐,画画极有天赋,和你一样。”

  1992年,申桐鲁迅美术学院毕业,左脑做着画家梦,右脑却盘算着拮据的日子;与此同时,身为系主任的关欣正在为刚组建的新专业招兵买马,想当然,申桐成了七个聘用老师中专业性最强的一个。

  世上其实只有两件事,一个是你必须面对的现实,一个是你断不能放弃的希望,但你必须生活在其间,所以你必须学会适应。如果后来申桐和关欣乐见桃李满园,埋头教案,今天定也门生啸傲。

  当时有朋友与客户谈拢装修活,就来请申桐画图“那时候取费还不规范,一张图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但相比每个月2000元的工资收入,对家庭是重要的贴补”。

  命运就像有一只手推动着人站到最应该出现的位置上,申桐开始自己接项目,从最初的家装开始,锋芒必露。
无独有偶,与此同时,关欣的设计也声名鹊起。此后两个人的相遇不仅在校园里,而更多的在铁岭各大装修工程上。但结果却是,你推给我,我让给你,以至于单子到最后没人去做。甲方终于忍无可忍的说“除了你们两个,全铁岭找得出第三个人能帮我做好这个项目吗?你们哥俩反正都认识那么久了,干脆一起帮我做吧!”

  一语化醒梦中人。俩人不禁一怔,对啊,怎么从来没想过呢?1997年,申桐和关欣合作的第一单设计,成就了那时铁岭最大桑拿浴的爆棚人气。

  “我们当时还没有公司,就在申桐家里画,背对背,一张茶几一张书桌,画手绘图兴奋到画一整夜,按着空间分配工作,不用看,第二天合到一起基本不走样”。那些创业懵懵懂懂的日日夜夜,关欣记得清清楚楚。

  除了默契,那些个为望不到的梦想勤奋勾画的日子里,还有申桐爸爸的私房菜,申桐妈妈的拿手好汤。冬夜里,画图累了的两个人站起身走到窗前,看到外面整个天地都黑了,可是在这个有光的小房间里,在他们的设计世界里,英雄相知的快活和义气,一去如黄鹤悠悠,黄钟破碎,大吕弃毁!

  此后,那座城市里的人们以请申桐、关欣做设计来炫耀。

  有一天一定要再合作

  “当你达到一个高度如果固步自封,实际上就是走进了一座象牙塔,在安逸中隐藏着更大的危险;象牙塔看似高雅精致,却是一种自我囚禁。囚禁在象牙塔里的设计精英除了自己之外别无可谈,读完了自己就互为观众”。

  在身边人都在艳羡他们身披的设计荣耀的同时,申桐却做出了一件让身边人目瞪口呆的决定,辞掉工作,离开铁岭。

  2000年, 从小在铁岭长大的申桐第一次来到大连时宛如返乡的心情让他记忆犹新。在这座城市里“野蛮生长”的设计师,热情却不失理性。于是申桐从感情上迅速融入了当地社会

  初时家人强烈反对,理想和愿望比较起家庭与现实孰轻孰重?在申桐“一意孤行”的时候,已经是系主任的关欣拦截了他的辞职要求,转而为他办了一年停薪留职,“先看一看,不用这么急着破釜沉舟。”

  申桐说关欣是个细腻而严谨的人。“我原先是想说服他一起走,后来我就说我去打前战,行你就过来,不行,大不了我再回来做老师。不过我非常确信,我们有一天还是要合作。”

  没有准备,没有规划,其实是什么都没考虑,年过三十的申桐只身闯到大连。最初的日子没有朋友,白天设计构思高端住宅,晚上一个人疲惫的回到空荡的房间,每个月3000块的工资交完房租话费,已捉襟见肘。在申桐眼里,这不是什么苦桥段,也从没想过回头。

  没有了搭档的关欣,系主任的工作少了几分激情,平常日子波澜不惊的接接单子,每每迸发奇思妙想却无人分享,旁边申桐的办公桌不知不觉已空了一年。

  双剑合壁

  2001年,关欣、申桐在大连见了一面,两条渐行渐远的轨迹线被改写。关欣把来旅顺写生的学生们安顿好,两个许久未见的老友因为设计相谈甚欢,申桐提议请他去公司看看,迎接关欣的却是猝不及防的震惊。

  此时的大连室内设计行业正方兴未艾,先进的业态初具规模,眼前一片繁荣景象让关欣不免有些心动。

  在这一年里,申桐一举囊获大连十佳设计师称号,小有名气,很多公司想挖他,但都吃了闭门羹。只有他知道,自己在等一个旗鼓相当的搭档。

  似当年重现,这一次换了申桐在第一时间向关欣发出了邀请。关欣到底是一个习惯了恪尽职守的人,老家有太多牵绊使他割舍不下,一时间很难做抉择。

  然而让关欣意想不到的是,在他回铁岭不久,就上演了一出“隆中对”。

  申桐带着当时的老板慕名登门拜访,诚意十足的优厚待遇、异彩纷呈的设计前路......以为关欣会一口答应,他却说“这么好的条件,一定是你要求人家老板答应的吧?”

  申桐笑,“要不是机遇难得,我怎么好意思搬你出山?”关欣沉默了片刻,转而对老板说,“给我半年的时间适应,在这半年里,请先别指着我挣钱。”

  看一个人层次几何,并非看他拥有的东西有多大价值,而是要看他敢于扔掉的东西有多大价值。铁岭多少人憧憬“最有名气设计师”这一光环,可对申桐和关欣而言已是昨日黄花。

  终于双剑合壁。

  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努力着,这对搭档的口碑开始蔓延,很多圈里人在谈论这个似乎一夜之间便冒出头的组合:淡然而有着傲骨的两个人,都还不错。

  关欣得知后很喜欢“傲骨”这个评价,他太清楚申桐的个性,这个外表温和的男人从毅然离乡到现在站稳脚跟,从来不是为了给人打工的。

  “我们做公司吧。”

  同心空间

  2003年,两个人选中了一间不宽敞却很明亮的办公室,凑钱交齐了首付。从窗户望出去,像当年在申桐家那些个画手绘图的夜里一样,天地混黑,但有光,“桐心空间”成立。

  外界对“桐心空间”的盛赞,并不能减少关欣、申桐心里对自己作品的不满,他们有时候“特怕看到自己设计的空间”,看到有些地方,“就想自己骂自己,唉,要当时再卖卖力,再多画几张图,这块就不会错,但是永远会错,所以很烦”。当然,这些问题只有他们自己能发现。

  设计在于申桐,远没有别人想像的那么复杂,“好多人喜欢把自己的工作描述得非常神奇,好像喝二两以后才会想出来,设计是可以分析的,像破案一样,只要有线索,就可以分析出来,这个工作是没什么灵感的。只不过是你自己心里头攒了很多想法,就像银行一样,需要的时候取出来。所有的痛苦,在于一开始你怎么去发现问题,怎么分析和解决问题,这需要你的敏感度,但这敏感是训练出来的,不是天生的。好多人都以为我们做设计要绞尽脑汁,如果那样我早死了。”

  关欣说自己现在还处在学习期,“我自己还在通过不同设计手法的具体实践来大量的补充学习。我觉得设计师不可能在50岁以前就有多么存世的作品,真的。我不相信30岁或者40几岁时就能做出多么多么扎实的东西。室内设计没有神童,它是通过特别长时间的坚持、思考,最后形成了存世的作品。”在关欣眼里,设计如果有重复,那属于“道德问题”。

  2010年申桐接手一个近千平会所,也没出图纸,设计到施工倒也井井有条。“不是说我不愿画图,我是喜欢到现场去的那种贴近感,与光和尘以及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

  直到今天,手绘依旧占据了申桐大部分的时间与精力,他希望年轻一代的设计师也能沉下来,坐的住,拿起笔。

  “我们每个人的运气都是不一样的,都有好与差的时候,有时他好一些,有时我好一些。这样一来我觉得我们是种互补,而且无论谁谈项目所赚的利润,其实都放到一个篮子里。”

  一直以来,关欣给业界始终如一的平稳状态,令人感到这对组合的动力深远与雄浑。

  “我们做方案,没有急躁的心态,没有势在必得,因为设计本身是一种享受,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它还能给你带来效益;如果说它只能给你带来效益,一点快乐都没有,我们是不会做的,就像招投标。没什么特别原因,就是我们不喜欢。”

  是客户也是朋友

  与客户聊到志同道合,聊到恰到好处,这是两个人接单的先决条件,只要接下单子就一定会做到最好。

  “从我们来大连到现在,客户对我们支持最大,创业初期一两个单子就把我们托入了正轨。”申桐感慨地说到。

  “我们接触的大多是带有神秘色彩的财富持有者,可以说,给到我们的综合平台很高,一直在上面就没下来过,因为客户尊重我们的设计,其实我们的眼界、修养是在和客户的交往中一步步地提高。”

  “设计时有问题我会直接指出来,若是客户不接受,我会用专业说服他,只要有道理,我们的客户都会接受。”遇到客户理念不合理的问题,申桐会坚持站在最客观的角度。

  “因为一个好的设计或好的施工完成后会促进客户形成好的生活习惯,为什么客人会选我们,经验是一方面,对材料的把握、对环境的掌控,一个好的设计师会改变一个群体或一个家庭不好的生活习惯。比如有些客户家具、陈设给他摆好之后,过几年到他店里发现根本没有改变。”

  有一位客户,在关欣为他做完设计之后,当场告诉保姆,把改的位置全都记好,拿尺大概量一下,做完清洁之后一定记得恢复原样。关欣笑着道,“这就像朋友间的信任。”

  行走无疆

  “我们客户的财富程度决定了,他们有条件全世界的去体验美好的事物,他对国外哪个著名酒店记忆犹新,如果你去过,体验过,客户的要求你心领神会,相反,就会很尴尬。”

  2008年的迪拜帆船酒店,时值圣诞节,商务套房一晚一万七千八,大家觉得有点贵,只有这二位毫不犹豫地拎着行李箱去体验了一回什么叫做七星级酒店。

  “看到的毕竟和入住体验到的终归不一样,跟客户谈起时心态也会不同。每年大量支出用于旅行体验所带给我们的,和靠每天翻看设计图册完全 不同的。”关欣说。

  有些客人来到桐心空间说,我就喜欢香港的永利。申桐和关欣会意地点头,我们去过。客人又说,那拉斯维加斯的永利做得好,两个人说,那里我们也去过。只有永远站在稍高一点的位置,日积月累之后才真正能够识得好东西。

  “为什么高端的客户找设计师喜欢年龄偏大一点的,他实际上是看中阅历。”关欣总结道,“尽管我们俩在这个行业里年龄偏大,但是在欣赏和观察事物上,完全可以理解二十几岁年轻人喜欢的东西。然而我们站的高度、角度绝对是不一样的。”

  关欣常对员工说,你看很多很丰富的资料,但是你要能够比较出哪个作品是个中翘楚。这就像你去时装店买衣服,你一挑就挑中最丑最没品位的一件,因为你的欣赏程度还没有到,原因是缺乏阅历,以及对这个东西的敏感程度,而作为设计师你必须知道什么是好东西。你的阅历、经验、理解力、想象力,都可以成为决定一件设计是平庸还是卓越的要素。

  “我们经常跟我们的员工说,眼高手低,不怕。眼界上去,但手做不出来,那不要紧,可以慢慢练,我们希望眼高手低。手高眼低不行了,图画的很好很漂亮,眼界不行,就没有空间和发展,”关欣说到和申桐的美术生涯,“我们当年学绘画的时候,老师是这样一再要求的。因为从绘画到设计,很多都是可以通用的东西。”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谈合作,关欣爱用“水到渠成”;说情谊,申桐只取一句“细水长流”。

  往往只因对方图纸上惊鸿一瞥,便觉得日月悠长,山河无恙。

  太多经历已研磨成习惯,比如美术素养,还有做老师授业育人的本能。

  他们是设计师,也是老板,要探问哪里不同?当年“一日为师”,今天“为人师表。”

  如何指导员工发现自己的价值,他们同样面临两难的选择:既希望员工留下来扎实学习,同时也希望员工可以有更好的发展。

  “说到跳槽,我们也是打工出来的,人人都想有自己的发展,一定要理解他们,无论你给人家多高的薪水,可始终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你控制不了。”关欣说。

  站在今日的高度上,申桐与关欣乐意扶持后辈,却仍保持着“低调处世”的态度,从03年公司开业到现在没有做过一次广告,无需任何噱头,甚至不主动在酒桌上谈生意。

  有次关欣在旅顺的一个洗浴项目获了奖,到了领奖和发表演说的环节他硬是把申桐推上了台。两个人不喜欢社交场合,对宣传更是敬而远之。

  桐心空间唯一的业务拓展方式,就是口碑相传。

  “从最开始,我们就是想做一个口碑,客户源都是通过朋友来的,或是自己打听来的,”关欣的目光温暖,“想不到做了这些年,效果还不错,大家认可了我们的为人、业务能力和态度。”

  生活如水

  关欣的家人曾经嗔怪地对申桐说:“我家的大事儿从来都是由你决定的。”

  申桐和关欣悄悄互看一眼,没有反驳。

  “02年我在高尔基路看中一处房子,刚好楼上的房间也很好,我立刻想到关欣,马上劝他也买。”申桐说。

  关欣笑笑,“他眼光很准,判断事情几乎不会出错。”

  今天的两家人成了邻居,一墙之隔。他们的父母在一起喝茶聊天,他们的老婆在一起逛街购物,他们的儿子不会说话只会爬的时候就在一起玩,一直玩到现在......

  “前年在法国孩子需要做手术,第一个就告诉了申桐”关欣淡淡地回忆道,“当时,申桐只说了一句话,需要多少钱立即打给你。他让我什么都不要考虑,说钱没了你我可以再赚。我在那样焦急的状态下,听到他的声音突然间就平静了。”

  你不会想到会有两个人这样办公,面对面而坐,讨论方案时抬头看向对方一两句话便一拍即合。
常有设计师朋友来取经,问申桐和关欣如何保持这么长久的亲密合作。两个人看待问题都很准确,登门而来的一对对组合能存在多长时间,通过言谈基本上都能做个判断。

  有一对搭档在拜访过俩人之后,时隔半年又再登门,不过这一次是分别而来,问两个人这个单子我做得多,他做得少,这事应该如何解决?“我们一见这种心态就知道这两人快解体了,这么不平和的心态。”关欣摇摇头,果然在不久后就得知了那对搭档分道扬镳的消息。

  现在是有意的放掉一些客户,甲乙双方的合作毕竟是件讲求缘分的事,以他们现在的年纪,更想做一些自己喜欢的设计,完全没必要为了冲业绩来说服自己。

  他们从年轻时的互相体谅,变成了现在的彼此照顾。

  享受工作,热爱生活,一起做设计,一起旅行,分享好书,分享快乐,一切岁月凝炼出的默契与信任仿佛演艺的是布莱希特的诗:

  我们曾作为光明的一代而生活,
  居住于我们不朽的房子里。
  曼哈顿岛上的细长建筑和优雅的天线,
  这让大西洋感到愉悦的一切正是我们的杰作。
  城市将保留下穿越他们躯体的风,
  房屋和空间给人们以惬意。
  我们知道自身只属于瞬间,而在我们之后
  就再无任何值得谈论的事物。

大连市建筑装饰行业协会唯一官方网站
大连建筑装饰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13 dlbuilding.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大连市西岗区建设街4-2号   邮编:116021   电话:0411-39606971
辽ICP备13007895号   技术支持:大连思禄